【好莱坞小荐人】 小飞象(Dumbo):哥特导演染指小飞象,火花乱撞!

  • 时间:
  • 浏览:76

  一位前马戏团明星,刚从战争前线归来,霍特·法瑞尔在一家艰难经营的马戏团谋得一份工作,负责照顾刚出生的小象,带着两个善良的孩子,女儿米莉·法瑞尔和儿子乔·法瑞尔,两个孩子与小飞象成为朋友,帮助小飞象找到妈妈,共同冒险。

  当人们发现小象会飞后,马戏团重复生机,更吸引到一个充满心机的生意人文德维尔的注意,他把小飞象雇佣到他的大型游乐场Dreamland,与杂技演员柯莱特·马钱特做搭档,人气达到新高度,然而霍特·法瑞尔发现,游乐场光鲜亮丽的背后,充满种种见不得人的秘密。

  迪士尼真人版《小飞象》刚刚首映,就获得了票房冠军。1941年,迪士尼上映了风靡世界的动画片《小飞象》,长着一双大耳朵的小飞象萌倒了一片观众,广受好评。

  

  dumbo小飞象 电影海报

  迪士尼大胆翻拍经典,重磅推出真人版《小飞象》!主角小飞象出生时就有一双低垂的大耳朵,像两片大蒲叶,走起路来一前一后慵懒地随风摇摆,有时候还会拖在地上,让人不禁想上前揉一揉。

  真人版的小飞象依然是采用了CGI技术,用电脑特效做出了这头呆萌可爱的招风耳小象。对于CGI,之前的节目里已经说过了,这里也就不赘述了。

  80后可以说是在迪士尼的陪伴下长大的吧,小飞象的故事应该也是也是陪伴了很多人的成长。真人版《小飞象》根据迪士尼1941年动画片翻拍的,这一次的真人版,与过去虽有不同,但是故事的核心两个版本都是一样的,便是勇气与成长,两个版本的小飞象dumbo的角色比较一致,都是在朋友们的帮助下获得成长的角色。不过真人版的剧情中主角的成长更加推进了一步,同时真人版中总的来说更接近人类的故事。

  那么我们就来说一说,真人版和动画版的一些相同之处!

  首先片中的火车,真人版和动画版的火车都是叫Casey Junior,火车头是一个人脸的图案。

  送子鸟飞过弗罗里达的地图,暗示故事在这里发生,这个细节在真人版电影开头也有暗示,美第奇兄弟马戏团是从弗罗里达南部出发,一只送子鸟飞过天空然后接下来尾随其后的送子鸟组成一个人字形在真人版电影开头也有体现。

  动画版中小飞象是送子鸟先生第二天才被直接送给Jumbo太太,真人版中送子鸟经过Jumbo太太的车厢,小飞象在当晚出生,第二天被人发现。

  小飞象的蓝眼睛这一点也是源自动画版。

  真人版中出现的穿衣服的小白鼠便是致敬动画版中小飞象唯一的老鼠朋友。不过真人版中这只老鼠没有戏份,有点可惜。

  这里可以看出一个非常明显的对比,动画版中小飞象的朋友兼导师便是这只老鼠,而人类完全处于一种第三方的位置,因为动画版完全采用的是动物的视角。而真人版中这一情况被反转,真人版采用人类的视角,除了小飞象,动物们的形象不那么出彩了。真人版孩子们第一次见面给小飞象吃花生也是致敬动画版中老鼠给小飞象吃花生的剧情。

  还有,电影中小飞象的羽毛也出自动画版,这一点在电影中非常明显。

  电影中的消防员小丑滑稽戏出自动画版,动画版中消防员小丑们对待小飞象的态度和真人版中完全相反,也就是非常刻薄。

  在表演的时候,动画版中小飞象是直接被打下去的,而不是真人版中因为意外事故坠落。

  真人版中,小飞象表演成功后在洗澡时,有一个小丑带着酒来庆祝,被男主角挡住,表示不能让小孩学坏。这里的剧情是对动画版的一个巧妙的对应,动画版中小飞象便是意外喝到了小丑们庆功时喝的酒。这里应该是好莱坞电影的故意为之,毕竟来看小飞象的大部分都是小朋友们,而小朋友们是不能喝酒的,这里必须要表达好莱坞电影的政治正确。

  在动画版中,小飞象醉酒后吹出的泡泡变成了粉红色的大象,这里是动画版中最为超现实主义的一段剧情,长达6分钟,表现的幻觉情景影响深远,而真人版中马戏团成员的开场表演中泡泡变成跳舞的粉色大象便是致敬了这一段。

  Jumbo太太因为伤人被隔离,真人版中Jumbo太太间接导致了一个反派角色的死亡,真人版的这个囚车几乎和动画版一模一样。

  真人版中最感人的场景同时也是动画版中最感人的场景,歌曲Baby Mine的部分。Jumbo太太在囚车中被隔离,小飞象Dumbo拼命爬高,母子俩隔着囚栏用鼻子相互拥抱。Jumbo仿佛在安抚小飞象,让他不要哭,而小飞象则像一个无助的孩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想要妈妈的抱抱。

  动画版的剧情结局只是小飞象通过表演成为大明星,带来巨大的商业收入,动画中对于动物表演的态度总体比较正面,这对于40s的电影无可厚非,时代不同观念不同,反对动物表演也是后来也才有的。

  在真人版的结局,美第奇马戏团再也不进行动物表演,小飞象回到自己原来的家园,亚洲的某一片热带雨林,这一点是一个现代化了的结局。

  而真人版中,小飞象不需要羽毛也可以飞起来的剧情是出自动画版的高潮部分。

  还有一个有意思的细节,那就是小飞象在大型游乐场Dreamland 表演的帐篷门口有一个堆满了小飞象玩偶的摊位,这个摊位有两种玩偶,位置较高的那一些玩偶就是小飞象的TsumTsum玩偶。

  TsumTsum 是2014年,迪士尼通过Line发布的一款名为“DisneyTsumTsum”的手机游戏里面的迪士尼角色形象,主要特征是豆豆眼和胶囊状的身体。这应该是迪士尼公司给自己的产品打的广告,看完这部电影,谁不想去买一个TsumTsum!

  迪士尼动画是全世界小朋友和家长都喜爱的经典故事,而迪士尼每一部电影都跟孩子一起讨论了浅显又深刻的问题。

  在这些故事背后,迪士尼潜移默化地帮孩子建立起完整的世界观、正向的价值观。这将伴随孩子一生,让他们面对这个纷繁复杂的社会时不会害怕,面对成长的问题能够从容。

  本片的导演,有些让人惊讶,是蒂姆·伯顿!

  看蒂姆·伯顿的电影,大概是比较难以找到所谓的圈子的。

  你看王家卫的电影,虽然小众但是深入人心,诺兰的电影即使大众但能彰显档次,而蒂姆伯顿的电影不适合作为文艺追求者的谈资,哥特是他的标签,在那个散发着腐黑气息的、阴森怪异的世界,他是面容可怖的造物主。可“童心未泯”依然是外界给他一贯的评价,在好莱坞导演纷纷投身爆破枪战大制作时,他还在像“疯帽子”一样近乎执着得编制黑暗的童梦。

  比如:

  《文森特》(1982)里在臆想的世界里自我博弈的小男孩;

  《剪刀手爱德华》(1990)里山顶的神秘古堡,偏执的科学家与皱着眼头发蓬乱的机器人;《断头谷》(1999)中穿梭于森林收割头颅的无头骑士;

  《理发师陶德》(2007)里一边吟唱着歌剧一边兴致盎然地割喉的理发师;

  《爱丽丝漫游仙境》(2010)里刻薄的红皇后和伪善的白皇后……

  我特别想知道,为什么会有人选择蒂姆·波顿来改编一部温情美好、天然无害的儿童电影?

  蒂姆·波顿作为好莱坞一位具有强烈个人风格的鬼才导演,他对电影有着一种独特的天赋:创造怪异、诡谲并且令人毛骨悚然的视觉效果。

  可谁会想到有一天波顿会染指《小飞象》这样的电影呢?他的天赋在这个时候,带来的却是更为猛烈的反噬。这种做法无异于聘请希区柯克来执导《绿野仙踪》:不是不可以,只是浪费了才能,玩砸了电影。当好莱坞最大的工作室提供如此丰厚的条件和机会,谁也无法去责备蒂姆·波顿揽下了这个摊子。但对于迪士尼,我真的有一点不理解,它们本应该知道是有更合适的选择的。

  既然有更合适的选择,也就是说,我对这部片子是有点小槽要吐的。

  纵观全场电影,我觉得最大的槽点应该是两个孩子,本应该是最大亮点的两个孩子,却成了槽点,我虽心有不忍,但是也不得不说!

  两个孩子在火车站看到了朝思暮想的父亲,却因为父亲失去了一只手臂而呆若木鸡,看到思念的父亲失去了一只手臂,不应该是心疼吗?就算是有些许恐惧,但是血浓于水的亲情,也应该很快战胜这一点点的恐惧。

  两个孩子全程的台词都像是背书,感觉不出什么感情。虽然说对那么小的孩子不应该太过于苛刻,但是迪士尼电影中的小演员一向都是让人惊叹的,可小飞象里的小演员们却让大家失望了。情感不到位,和小飞象的对手戏,不用看,光听就知道是绿幕里对着空气演出来的。

  片中的反派让人摸不到头脑,为了让dumbo好好表演,所以要杀掉jumbo太太?你把jumbo放到台下,让dumbo看着妈妈不是更能好好表演吗?最后,因为dumbo的逃跑,跑到了高塔上乱砸一气,直接导致了游乐园烧毁。这个,实在理解不了。我明白,儿童电影不应该追究那么多逻辑,可是现在的孩子,一个个的聪明程度,你觉得还是1941年能比的吗?

  最后,父子关系不明,好像从一开始,这位父亲就没想跟自己的两个孩子共享天伦,除了想重新表演,就是拯救dumbo,还顺便调了个情。小飞象这部电影中,亲情本就是一个很重要的部分,可是父与子,父与女,这样的关系都没有作为重点来铺垫和讲述,有点说不过去!人性感情层面的残缺!

  这部电影还是非常好看的,再加上陪伴我们成长的小飞象,就光这个情怀,就足以让我们走进电影院,双手奉上电影票钱。有残缺才会有完美,为了追求母爱,逃开情感缺失的孤独,为了追求自由,所以选择奋斗,挣扎。而站在对立面的永远是人的贪、嗔、痴。一直也觉得这个世界从人想要的更多的时候就开始变得更脏了。

  再配合上最近几年热议的马戏团话题,我有几句话想说,人类是食物链的顶端,是世间所有动物的领导者和统治者,我不是极端的动物保护主义者,但是,作为人类,我们真的不需要去伤害其他动物来换取欢愉,作为领导者和统治者,保护世间万物生灵,才应该是人类最大的欢愉和宽慰。